顾凉

草木有本心 何求美人折
做好自己 不为无人而不芳

存梗

我到底该怎么办


罗恩跪在地上,痛苦的想着。头发因发绳的松动而散落下来。身上的衣服多处被划出了口子,衬衫也染上了血。而此时他就在血泊中。


我到底该怎么办


罗恩再一次问了下自己。


地窖的灯已熄灭,阴暗再一次笼罩了这里,也笼罩了他。